《红楼》是生机勃勃书能够说正是女子的赞歌

问:如何评价巜红楼梦》的女性观念?

图片 1

《红楼梦》是一书可以说就是女性的赞歌,四大名著三部都是在写男性的书,唯独只有《红楼梦》另辟蹊径把女子当过书中的主角,在其中塑造了很多女性角色,她们不是单一存在的人物,她们千人千面每个都不相同,不过其中的很多女性观念都值得学习。

第一,敢于追求自由和平等,鸳鸯和晴雯敢于对恶势力说不

在古代奴仆就是主人的私有物品,她们可以被买卖被欺负,但是《红楼梦》中却在倡导一种敢于追求自由和平等生活态度,也许为了这个过程要付出很多艰辛和代价,但是在这值得去追求。

鸳鸯拒婚就是勇敢追求自由的代表。贾赦厚颜无耻明明都可以做鸳鸯父亲的年纪却执意要强娶鸳鸯,鸳鸯不仅拿她家人的性命和前程做要挟,而且还放出狠话如果鸳鸯不嫁给他,他一定会给鸳鸯好看。可是即便在这种环境的强压之下,鸳鸯也没有屈服,她宁可一死或者出家她都绝对不嫁给贾赦,后来鸳鸯通过贾母的帮助成功的拒婚成功。

鸳鸯说:“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

鸳鸯的事情作为一种代表,女子即便只是奴仆,但是对于自己不喜欢和想要的事情也要勇敢的抗争,虽然过程很艰辛且不一定会成功,但是比认命要强。

晴雯是红楼梦中敢于反抗和叛逆的代表。晴雯的出身非常卑微,她是被人贩子卖给赖嬷嬷而后又辗转来到宝玉身边的,但是晴雯从来都不会看轻和贬低自己,她无权无势,可是对于很多看不过眼的事情她就会说,她本人洁身自好,所以她也不畏惧别人的指责。

面对王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逼问和指责,她应对得当让王夫人挑不出什么错处来;面对抄检大观园的队伍,她毫无惧色,她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倒出来给她们看,她也不怕得罪她们。晴雯为人做事问心无愧,所以她也无所畏惧。

第二,善良却不软弱,可以保护自己,黛玉和迎春你想成为谁

迎春和黛玉都是看似柔弱的姑娘,但是她们却表现除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这两种态度不同,可以让我们做对比,明是非,选择更好的一种。

迎春是标准的规格女儿,温柔善良、没有主见、胆小懦弱,即便是受到了欺负也不懂的反抗,只是一味的随波逐流。迎春这个样子是常态,可是这个性格也让她深受其害。下人们欺负她,她的丈夫也羞辱她,她的家人也从来不看顾她,迎春的不作为让她什么都没得到,最后出嫁仅仅一年就被折磨而死。

黛玉面对生活和欺负完全和迎春相反,黛玉也同样弱柳扶风,但是黛玉不是那种可以随意任由别人欺负的人。

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迎春笑道:“正是。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

面对被下人欺负这件事,迎春是委屈求全,可是黛玉却觉得此事必须拿出魄力来,解决好这件事,不能够让虎狼欺负到自己头上来。贾府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如果不能保护自己就会沦为人们欺负的对象,所以平日该玩笑就玩笑,但是该有处理问题的时候也绝对不能逃避。这也是为什么黛玉的潇湘馆从来不会有什么乱子,而且也没人敢欺负她。

欺软怕硬是很多的人常态,迎春太善良软弱就会被欺负。不是要变得满身戾气,对世界和身边人很坏,只是要在受到迫害的时候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平日里可以做一个很简单快乐、豁达不计较的人,但是受到伤害一定要予以还击。

第三,不束缚于闺阁,可以向王熙凤和探春一样施展自己的能力

贾府是钟鸣鼎食之家,翰墨书香之族,他们家的女孩子都不是那种被呵护备至,一点风雨都经历不住的人,她们各方面都积极的学习,不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是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王熙凤和探春可以作为表率。

王熙凤十七岁就成了贾府的大管家,荣国府事情杂乱而复杂,大事小事每天少说都有二三十件,可是王熙凤却能处理的井井有条,对于各处的人情往来王熙凤也做的滴水不漏,荣国府的下人们被王熙凤管的服服帖帖,没有人刚在她面前弄鬼。

探春只是十三岁左右尚未出阁的女孩子,但是她却不是只懂拿绣花针的姑娘。探春会带着众人创办诗社;协理管家她也有很多的想法和见解,不仅能够“杀鸡儆猴”让老仆人们对自己信服,也可以想到开源节流的“大观园承包责任制”,探春管家的手段和方法让王熙凤都很赞赏。

王熙凤说:”倒只剩了三姑娘一个,心里嘴里都也来得,又是咱家的正人,太太又疼他……如今他既有这主意,正该和他协同,大家做个膀臂,我也不孤不独了。按正理,天理良心上论,咱们有他这个人帮着,咱们也省些心……“

探春在这个权利的巅峰中却并没有迷失自己,她依旧保持着厚道和善良。王熙凤也同样有管理大家的能力,只是她太沉迷于权利,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白白害了自己。她们两个就是一种相似却又有不同,择其善者而从之。

第四,不拘束于闺阁,可如湘云般潇洒恣意,宝琴般见多识广

在古代作为女孩子本身已经有很多限制了,要恪守三从四德,还不能出门,自己的婚事也不能够自主,反正很多的事情都要被约束,但还是能够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活出自己的精彩生活。湘云和宝琴算是两个很与众不同的姑娘。

湘云是一个长得很女孩却有着男孩子气的姑娘。她诗词歌赋、手工女红每一样都做的很好,但是这些却不会让她成为一个腼腆小姐,反而湘云是一个很舒朗开阔的姑娘。

她可以和宝玉带着大家芦雪庵吃烤鹿肉、也可以穿着贾母的衣服逗乐众人、也可以宝玉的生日自己很高兴喝醉了酒躺在芍药圃的青石板上睡着了。湘云给人的感觉是魏晋名士,不以儿女情长为念,有着不输男儿的大气和风采。正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海天一色”,她的自在、潇洒和乐观是特别值得学习的。

宝琴是红楼女儿中自有洪福的一个。她有着众人不及的相貌,有着从小游历名山大川的经历,有着众人的喜欢,她也是很有趣的一个姑娘。她因为眼界的开阔和生活的幸运,她的生活就很简单,也有明亮,这样的她一直很快乐,让人忍不住想要喜欢。

湘云没有宝琴的幸运,但是她们都活得同样自在开怀,充满热情,也许上天给予她们这样的性格,就是想要告诉众人,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生活都是幸运,都要开心的活着。

总之,《红楼梦》中的姑娘们都是很有个性和见识的,她们每个人都不一样,她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和为人处世的方法,对于她们的勇敢反抗不平等追求自由的态度、温柔善良却能保护自己的能力、不束缚于闺阁积极施展自己能力的行为和不论出于何种境地都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每一种都值得借鉴和学习。


作者:十一,欢迎关注:小说红楼,一起找寻红楼梦中有趣的人和事儿!

曹雪芹写“梦书”的目的,是“要为闺阁昭传”。据他在“契子”里自述:“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可见曹公的写作初衷,是不泯灭“见识行止”皆高于他的“一干裙钗。”仅就此开衷明义的表述,就知道曹公的女性观是非常人性化、现代化的。

中国古典文学中集中描写女性形象的小说,前一部是《金瓶梅》,后一部是《红楼梦》。曹公借鉴了前书的市井化描写技巧,让人物丰满而立体,个个都是生活中的真实人物。但对女性的评价,两书则是天差地别。兰陵笑笑生笔下的女性,虽然个性鲜活,但却都是依附于男性而存在的,要么痴情(如李瓶儿),要么滥情(如潘金莲)、要么无情(如郑爱儿)。若以“人”的标准来看,是书的女性只配作男人(尤其是西门庆这样的“成功男人”)作玩物、作泄欲的工具、作追逐的猎物。

而在曹公笔下,虽然也有“多姑娘”这样不堪的女性角色,但大多数都是正常状态下的女性角色。与《金瓶梅》中不堪一提的女性形象相比,贾府上下各类女性角色有优点亦有缺点,人性的复杂性和生活的无奈就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梦书”中的每一个女性人物,不管其角色、地位、分量有多大的差异,作者都给予了恰如其分的描写。因此,这“一干裙钗”个个形象丰满,性格鲜明,共同构成了一个“女儿国”的众生相和大画卷。

贾府的众多女性人物,可以作各种分类。以阶层分,有贵妇型、小姐型、仆役型。以挺钗挺黛的立场分,有代表人物如袭人、如紫娟,余者甚难明断其立场,如凤姐。以人物气质分,有清爽型(香菱、紫娟、麝月等)、刚烈型(晴雯、尤三姐、金钏、鸳鸯等)、旷达型(贾母、刘姥姥、湘云、宝钗、平儿等)、逍遥型(妙玉、惜春、李纨等),抑郁型(黛玉、可𡖖、王夫人等)。以影响力分,有遥控型(贾母、王夫人、元春等)、担当型(王熙风、探春、尤氏、平儿、袭人、鸳鸯等)、甩手型(黛玉、宝钗、迎春、惜春等)、破坏型(马道婆、赵姨娘、李婆婆、柳氏等)。虽然还可进一步细分,不过无论怎么分,都可以让我们看到一大波性格各异、生命鲜活的中国古代女性群像。这本身就是作者“为闺阁昭传”的成功实践。作者最为讨厌“千人一面“、“千部一腔”的陈旧写作模式。而“梦书”中的女性群像,确实让读者有了活生生的深刻感受。把每一个写活、写真,这就是很了不起的现实主义写作。

“梦书”中的女性角色,都有自己的爱恨情仇,都是“万艳同悲(杯)、千红一哭(窟)”这根苦瓜滕上的苦瓜。即使如贾母这样的“老祖宗”,也早就洞悉了贾府“呼喇喇似大厦将倾”、“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前景。只不过,她看破不说破。所以,她及时行乐,快意人生。对宝黛之争,她对于对阵形势和力量对比有清晰的估计,故而云山雾罩,虚与委蛇,放弃决策权,一个“拖”字诀,任由此事自然发展。

贾府众女子中,“享福”最深的当属元春。但这种“高处不胜寒”的“福份”,却是以牺牲自我,“造福”全家的模式呈现出来的。令人同情的是,元妃省亲之时,要在众人面前端着皇妃的威仪,去接受自己的祖母、母亲、兄弟姊妹等一众人的行礼如仪。只是在内室团聚时,她才能与自己的骨肉至亲泪流满面地说说心里话,道出“咫尺天涯”的分离之苦。

无独有偶,贾家后来又出了一位王妃,她就是探春。这究竟是辜还是不幸,人们只能揣测。作为遮出的女子,她要自立自强。对于自己的生母,在众人面前她必须大义灭亲,维护贾府的等级秩序。而和亲远嫁,孤苦飘零,同样是“骨肉分离”的再版。

书中的第一女主角黛玉,为还前世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在她短暂的生命旅程中,坚持“以泪还债”,终于“泪尽而亡”,落得个“冷月葬花魂”的悽凉结局。这当然是作者大悲大怜的情愫的澎拜涌流。“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作者妙手著文章,把“木石前盟”的故事渲染得感天动地,成为千古绝唱!这不仅是对一出爱情故事的成功描写,而且是对那个时代无数女子婚姻不能自主的强烈控诉,更是对女性向往美好爱情和婚姻生活而又一次次幻灭的深切悼念。

“梦书”中的第二女主角宝钗,同样是旧时礼教的牺牲品。她的本我、自我、真我是什么?很多读者都是“拥钗派”,但这温良恭俭让、贤良淑德的面具下面,她究竟有怎样的无奈和叹息?她是为了自己的爱情💓,还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甘愿充当“金玉良缘”这出“山寨戏”的女主角的?据考证、推断,宝玉最后是离宝钗、麝月而去,“悬崖撒手”,不知所踪的。宝钗的批语是:“空对着,
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 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
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
到底意难平。”这道尽了宝钗择婿的失准,及婚后生活的失败。实际上,她是旧时礼教—“婚姻拜物教”的牺牲品!

好了!《红楼梦》众女子的悲剧性人生,可以供人们作出一篇又一篇的分析文章。说到底,曹雪芹“于悼红轩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为的是为“为闺阁昭传”,向天下众女子献上深深的同情和眷恋。正如他在诗中所表达的情感经历: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2.5.2019,猪年正月初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