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心对港政策由邓先圣的「原则性治港」

图片 1

香港已经进入不可管治的局面,恶法毁港,庸官恋位,警队失控,官逼民反,严刑峻法,民不畏死。

问题的根源天天在台上谴责暴力,天天在街上升级仇恨,满口恶言「开香槟庆祝」、开3枪「少得滞」、「多谢你们出来给我们开枪打喎」、「打头呀」,失了控的拿着武器,开车撞人,执行私刑,滥用法律,不听指令,高层包庇,制暴制乱。现在更攻入大学、教堂,战场处处,香港再无净土。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一直以拘捕或被打击人数作为平息香港局势的指标,欺上瞒下。从张晓明8月初的1000人,到林郑月娥8月底的1000至2000人,到林郑月娥11月初见中央领导人表示已拘捕3000人,几个月间,数字已是原来评估的3倍,更超过去年全年本港因各种罪行被捕人数的十分之一。现在被捕人数已超标有突,但局面愈发失控,皆因问题根源不停制造问题,死不认错。

「原则性治港」变「实质性治港」

在要枪有枪、要炮有炮之后,中央计划在香港「要法律有法律」。刚落幕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北京对「一国两制」,进行了有史以来最「离行离迾」的修改,为治港作了有系统的制度设计和工作部署,让中央对港方针由邓小平的「原则性治港」,变成习近平的「实质性治港」。

首先,北京明确要求香港行政、立法、司法和港人要尊重中国共产党的管治,日后反共或「妄议中央」可能有问题。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辅导读本》解读说,「特别行政区的一切行政、立法、司法行为都必须符合宪法和基本法,以宪法和基本法的规定作为最高准则」、「在『一国两制』下,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居民应当尊重国家主体实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包括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一核心内容在内的政治制度」。

2018年新修改的《宪法》第1条列明,「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这是宪法的根本精神。此外,适用香港的《国家安全法》表明,国家安全首要是指国家政权的安全,这与宪法的中共条款形成两道钢闸,日后为《基本法》23条立法「以党代国,以党代法」的精神埋下伏笔,香港人无法不从。

此外,中央锐意在港执起「法律武器」解决问题,但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为基本法23条立法,仿效澳门成立由行政长官领导、对接中央任务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仍需要一段时间。为此,张晓明强调,「特区该制定的法律要制定,该修改的法律要修改,该废除的法律要废除,该补充的制度要补充,该配套的机制要配套」。笔者相信,中央有意在港搞临时23条,会审视香港现行法律,将其修改、活化,当为己用;将内地国安法等法律引入基本法附件三,用人大释法将港独剔出香港言论、出版、集会自由之外亦是一途。

更甚者,是张晓明清楚指出中央对港有十大权力,可以依法行使,它们包括:

特别行政区的创制权:根据宪法第31条,设立特别行政区;

特区政府的组织权:要完善中央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选拔、任命、监督、罢免等相关制度和程序;

基本法的制定、修改、解释权;

对特区高度自治的监督权;

向行政长官发出指令权;

外交事务权;防务权;

决定在特区实施全国性法律;

宣布特区进入战争或紧急状态;

中央还可根据需要向特区作出新的授权。

没有了「送中恶法」,「中送恶法」不请自来。

不可管治阶段 法律武器不会奏效

笔者要指出的是,香港现在已经进入不可管治的阶段,再多的法律武器都不会奏效。中央必须从政治上解决香港暴政、警暴、冤案和双普选等问题,否则捉错用神,胡乱断症,药石乱投,北京将进一步失去香港人和葬送新一代的精英阶层,香港进一步沦为大陆城市。

如果两制死亡,是一国将其杀之。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作者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