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民主质素比公投小编更为主要

图片 1

满城风雨、烽烟不断的11月,正迎来反政府风波爆发以来的第一场选举。自上月开始,暴力场面骤然升级,节奏亦较前4个月来得急促,令大家不禁疑虑︰这样下去,月底区议会选举能否如期举行?

有意见认为如今的社会气氛下难以维持公平、安全的选举环境,理应押后选举;亦有意见认为押后无补于事,而选举亦是有效表达民意的渠道,理应如常去马。不论如何,政府已成立了「危机管理委员会」以应对相关情况,亦定出了可押后选举、投票或点票进程的情况作为标准。这些标准,一目了然,用常识都可判断。故此,问题不在于月底的选举最终能否如期举行,而在于「能否如期举行」为何会成为一条问题。更直白一点说:如今的香港,竟然连一场公平、安全的选举都不能确保,箇中因素,反而值得深思。

没有民主质素 民主政制会很脆弱

民主之所以重要,并成为现代政制中备受支持的政治方式,在于其能以一个制度,确保参选人与选民可在公平、安全的环境下,进行政治表态,或选出代议士,代其发挥管治功能。这个制度化的过程,并不是「天跌下来」,而是需要一系列的条件成就。民主理论大师Larry
Diamond在其着作In Search of
Democracy中提出民主不止是选举,更有一篮子的「民主质素」,而民主质素比选举本身更为重要,没有前者,民主政制会很脆弱。

具体而言,我们可以看看用以评价民主程度的民主指数,此指数由经济学人信息社编制,当中用以衡量的五大类指标中,即以「选举程序与多样性」为首。而当中有两条︰市民能否免于安全威胁下投票;竞选工程能否公平进行,在这次选举中特别受创。值得注意的是,过往有关民主质素的抨击主要针对政府的行为,然而这次的责任却落在民主派身上。

勇武破坏本质与民主稳定要素相违

打头阵的勇武派对民主质素造成的冲击,大家有目共睹。然而,民主派自6月反政府风波以来定下的「不切割」原则,才是勇武派的最大政治资源。因为民主派定下的「不切割」原则及论述,使其支持者以不同的程度取态,为勇武派的激进手段提供后援。的确,在运动初期,透过勇武派的激进手段,向政府极限施压,为民主派制造了不少有利空间;然而,在这过程中,「和理非」却由理念渐渐偏离为手段,失去政治能量。尤其是当政府回应了五大诉求之一的撤回修例时,民主派没有藉机取回主动权,开展和平对谈,反而大打舆论战,令情况进一步升级,主动的「不切割」也就变成被动的「不能切割」,犯下整场运动的最严重误判。

民主派的主要战场始终在于议会,而非街头;这场选举正是其翻盘的好机会,可望扭转近年的政治无力感。勇武冒起的大背景是对代议政制的失望,故要破坏制度。勇武的破坏本质与民主的稳定要素是相违的,当民主派决定与勇武合作时,已注定成为最大输家。在过去,民主派可以批评、监察政府在民主建设方面有所不足,但现在却亲手将现有的民主质素一併摧毁,造成「民主揽炒」,莫不讽刺。

胜败乃兵家常事,最重要是赢了什么、输了什么,切忌win the battle, lose the
war。香港民主正面临最严重的倒退,所有支持民主选举的人士,有没有坚守原则?还是不问对错,只论输赢?破窗之后,如何有足够的政治力量去修补?这些问题比一场输赢更值得深思。

作者是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成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