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亥杂诗•九州上火恃风雷》全诗如下

问:《己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表达怎样的思想感情?

图片 1

《已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表达的思想感情是比较复杂的。

《已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全诗如下: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数,不拘一格降人才。

一,这首诗表达了作者渴望风雷激荡、社会变革的心境。

诗歌的作者是晚清著名的思想家,诗人龚自珍,创作时间是鸦片战争的前一年1839年。

其时,清王朝已经千穿百孔,风雨飘摇,内忧外患,大厦将倾。

这首诗作者有一个自注,说:“过镇江,见赛玉皇及风神、雷神者,祷祠数万,道士乞撰青词。”

所谓“青词”,是道教举行斋醮时献给上天的奏章祝文。

作者借写“青词”为名,呼唤“天公”,用狂风巨雷劈开这万马齐喑、死气腾腾的政治局面,还社会以生机勃勃的气象。

“万马齐喑”是活用苏轼的“万马皆喑”句。

宋·苏轼《三马图赞》序说:“时西域贡马……振鬣长鸣,万马皆喑。”

苏轼原句说的是马,龚自珍这里说的是社会现象:

要激活黑暗统治下,人们敢怒不敢言的一洼死水,一扫笼罩九州的沉闷和迟滞的局面,作者认识到,唯有风雷激荡的变革,才可能实现。

龚自珍的这种思想,在当时是具有积极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启蒙意义的。

二,这首诗表达了作者期盼“天公” “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愿望。

龚自珍生于1792年(清乾隆五十七年),二十一岁从父亲任职的徽州府赶到北京参加乡试落榜。

“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所以此后他虽屡试不第,但仍然坚持科考,以期走上政坛。直至三十八岁经过六次会试,才进士及第。
但进士及第后,龚自珍未能如愿进入翰林院,最终的职位也只是一个礼部主事。

龚自珍在《定庵全集》大量的文章中,表明了对腐朽的官僚机构和庸俗官僚的深恶痛绝,建议改革内阁制度,改革科举制,多方罗致“通经致用”人才的政治主张。

《已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中,“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就是期盼“天公”
重用“通经致用”人才的呐喊。

三,《已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中,还是对最高封建统治者抱有幻想。

虽然诗作是借写“青词”为名,呼唤“天公”。但很明显,作者所说的“天公”就是皇上。

有人把这首诗与花蕊夫人当年的“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的诗作比较。说龚自珍的诗作比之花蕊夫人的矛头直指犹有不如

喝都江堰江水长大的花蕊夫人天生丽质,且诗文俱佳。后蜀主孟昶见后惊为天人,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收入宫中,封为贵妃。

宋太祖赵匡胤发兵后蜀,蜀军未做抵抗,孟昶自缚请降,花蕊夫人也成了囚徒,陪孟昶被押解进京。

赵匡胤素知花蕊夫人艳丽,一见之下,大为倾心。令花蕊夫人作诗一首以试其文才。

花蕊夫人口占一绝: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对后蜀主孟昶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赵匡胤听后无言以对。

龚自珍的“我劝天公重抖擞”,虽一个“劝”字,似乎把自己摆在君王同等位置,也无非是对清朝统治者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整句诗渴求君王再发慈悲之意跃然纸上。不过,这种时代的和历史的局限性,在所难免。

龚自珍是清中后期最为重要的启蒙思想家,由于其相对超前的意识和忧国忧民的责任感,使得他与道光年间的官场格格不入。道光十九年(1839)龚自珍辞官南归,在归途中写下了315首诗,合编为《乙亥杂诗》,本诗是第125首。这首诗是他在路过镇江时,应道士之请而写的祭天拜神之作。

这是一首出色的政治诗。全诗层次清晰,共分三个层次:第一层,写了万马齐喑,朝野噤声的死气沉沉的现实社会。第二层,作者指出了要改变这种沉闷,腐朽的观状,就必须依靠风雷激荡般的巨大力量。暗喻必须经历波澜壮阔的社会变革才能使中国变得生机勃勃。第三层,作者认为这样的力量来源于人材,而朝庭所应该做的就是破格荐用人材,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希望。诗中选用“九州”、“风雷”、“万马”、“天公”这样的具有壮伟特征的主观意象,寓意深刻,气势磅礴。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关心国家前途命运,希望统治者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思想感情。作者于诗中指出要使中国恢复蓬勃生机,必须倚仗一场猛烈的疾风惊雷般的社会变革的震撼与涤荡。并希望最高统治者振作起来,选拔.任用各种治国的英才,给予他们施展才能的机会,从而振兴中国。

鸦片战争前夕,龚自珍看到国家和民族内忧外患,期待朝庭实行一系列波澜壮阔的改革,不拘一格重用各人才,使中华大地焕发生机!

不要埋没人才,要不拘一格选才用才。

在九州中华大地上,受尽衰落,被震醒的人们,已大面积的提高觉悟换醒!雷震九州换新天,生气激励能改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