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石记戴名世

有樵童自山间来[1],贻我芝一茎[2],而言曰:“吾析新[3],率山麓而行[4],至水之湄焉[5],见芝生沙中,杂于细草之间,惧牛羊之践之也,因摄取而归[6],敢以为献。”余受之,置石盆内,供之几上。芝以石为根,沙土凝结而成者也,长不盈尺,而冈峦岩穴毕具。芝生于其旁之左峰,群峰错立,其部署若有神工之相其成[7],观者莫不叹赏而去。
夫芝之为瑞久矣[8]。世传芝之生也,必有吉祥善事之至,芝固为吉样善事而生也。倘或然耶[9]!然吾观自古之骄主佞臣[10],他务未遑[11],而独于芝也,穷搜远采,献者踵至[12],以文天下之太平[13]。然是时天下果有道,四方皆清明乎?未见其然也。则芝亦安在其为吉祥善事而生耶?然芝秉山川清淑之气以生[14],终不可谓非天下之端,特当此之时[15],荐之朝廷,固不若其蒙翳于榛莽荒草之中也[16]。今此芝也,幸无征诏之求[17],而为樵夫野人所得,又以归余。余,拙人也,怃时感事,自甘废弃,萧然蓬户,犹之平穷岩断壑也[18]。余方幸芝之类余,而又辱与余处,以不自失其天也[19],作芝石记。
注释:
[1]樵童:打柴的小孩。[2]贻:赠送。芝:灵芝。[3]析薪:砍柴。[4]率:顺着,沿着。山麓:山根,山边。[5]湄:水边。[6]掇采:拾取。[7]相:辅助。[8]芝之为瑞:旧时迷信,以灵芝为吉祥的象征。瑞:吉祥。[9]倘或然耶:或许是这样的吧!倘或:或许,可能。[10]骄主佞臣:骄纵的君主和献媚的大臣。佞:用花言巧语献媚于人。[11]遑:闲暇。[12]踵至:接踵而至。踵:脚后跟。[13]文:粉饰。[14]秉:秉承。清淑:纯洁美好。[15]特:独,但。当此之时:指骄主佞臣当道之时。[16]蒙翳易:遮盖。[17]征诏:朝廷征收。[18]“犹之”句:言自己不得志于时,乡居野处,有如灵芝生在不为人所知的偏远的穷岩断壑一般。[19]天:天性,本性。
戴名世的“记”体散文,常能在状物写景中寄寓自己“怃时感事”之情,並顺手抨击时政。此文记芝石之所从得,状芝石之神秀,文极简洁,却用较多笔墨辟芝为吉为瑞的虚妄之说,揭露“骄主佞臣”以灵芝粉饰太平的骗局。最后以芝自况,表示自己宁“蒙翳于榛莽荒草”,而不去做为朝廷文饰升平的帮闲。此文小半记物,大半议论,不落“记”体散文的常格,行文清通明洁,寄托深沉,颇富文外之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