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不讥不讳嫌名

讳辩 作者: 韩愈 愈与李昌谷书,劝贺举进士。贺举进士知名,与贺争名者毁之,曰贺父名晋肃,贺不举进士为是,劝之举者为非。听者不察也,和而唱之,同然生机勃勃辞。皇甫湜曰:若不精通,子与贺且得罪。愈曰:然。
律曰:二名不偏讳。释之者曰:谓若言徵不称在,言在不称徵是也。律曰:不讳嫌名。释之者曰:谓若禹与雨、丘与蓲之类是也。今贺父名晋肃,贺举举人,为犯
二名律乎?为犯
嫌名律乎?父名晋肃,子不得举贡士,若父名仁,子不得为人乎?夫讳始于什么时候?作法律制度以教天下者,非周公孔仲尼欤?周公作诗不讳,孔丘不偏讳二名,《春秋》不讥不讳嫌名,康王钊之孙,实为昭王。曾子之父名晳,曾子舆不讳昔。周之时有骐期,汉之时有杜度,此其子宜怎样讳?将讳其嫌遂讳其姓乎?将不讳其嫌者乎?汉讳武帝名彻为通,不闻又讳车辙之辙为某字也;讳吕娥姁名雉为不合法,不闻又讳治天下之治为某字也。今上章及诏,不闻讳浒、势、秉、机也。惟太监宫妾,乃不敢言谕及机,认为触犯
。士君子言语行事,宜何所法守也?今考之于经,质之于律,稽之以国家之典,贺举进士为可邪?为不可邪?
所有事父母,得如曾子舆,能够无讥矣;作人得如周公万世师表,亦能够止矣。今世之士,不务行曾子舆周公孔夫子之行,而讳亲之名,则务胜于曾子周公孔圣人,亦见其惑也。夫周公尼父曾子舆卒不可胜,胜周公孔仲尼曾参,乃比于宦者宫妾,则是宦者宫妾之孝于其亲,贤于周公万世师表曾子者邪?
注释
李昌谷:字长吉,西夏盛名小说家,因避父讳,无法应试出身,只做过奉礼郎之类的小官。着有《昌谷集》。
进士:明朝科举制度分常科和制科,常科是定时分科进行的考察,有先生、明经、进士、明法等名目;制科是国君不时特设的试验。
和而唱之:一见青睐。 皇甫湜:字持正,元和年间贡士。曾从韩吏部学。
律:此处当指北周某项法律条文。东魏法典总称《唐律》,分十三篇三百条,当中未见二名不偏讳及下引不讳嫌名等条文。二名不偏讳最先见于《礼记》的《仪式上》及《檀弓下》,意为二字之名在用到内部某一字时不避忌。偏:十分之五。一说偏即徧,全部、普及的情致。遵照《礼记》的释文,犹如不可能作那样的演说。
谓若二句:孔圣人的阿娘名徵在,孔夫子在说徵时不连用在,在说在时不连用徵。意即只要不连用,就不供给避忌。如北周律文中有二名不偏讳的条文,则二句为律文的释文。那条释文袭用《礼记檀弓下》正文及《礼记曲礼上》郑玄的注。
嫌名:指与名字中所用字音相近的字。音近则有称名之嫌,所以叫嫌名。
谓若禹二句:亦袭用《礼记曲礼上》郑玄注。禹、雨,丘、蓲,都是同音字。禹即夏禹,丘为尼父名。
为:是。 法制:礼法律制度度。
周公:有穷初年战略家,名姬旦,周文王的兄弟,扶植武王灭殷,又辅佐姬胡,主持制订了东周的典章制度。他和万世师表都被历代统治者敬服为有才能的人。
诗:《诗经》。《诗经周颂》中的《噫嘻》与《雝》等篇,相传为周公所作,当中有克昌厥后、骏发尔私等句,而周公之父文王名昌,周公之兄武王名发,所以说周公作诗不讳。
孔仲尼不偏讳二名:万世师表不避单独用的徵或在字。如:《论语八佾》中万世师表曾说杞不足徵也宋不足徵也,《论语卫惠公》中又说某在斯。
《春秋》:春秋时齐国的编年史书,相传经孔夫子删订,为道家优越之生机勃勃。讥:讥刺,非难。
康王二句:姬泄心名钊,其孙继位,谥昭。《春秋》对此未提出争议。
曾参:春秋时人,字子舆,孔夫子弟子,以孝行著称。不讳昔:《论语泰伯》记曾子舆说: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骐期:阳秋时赵国人。 杜度:东晋时人,字伯度,古时候首相。
汉讳句:汉世宗名汉武帝,此时为避忌,将彻侯改为通侯,蒯彻改为蒯通。
吕娥姁:名雉,当时为避忌,改雉为地下。
章:章奏,臣下给圣上的报告。诏:上谕,皇上颁发的公文命令。
浒势秉机:四字与光孝皇帝光孝皇帝之父、太宗广孝皇帝、世祖唐昭宗、玄宗李恒名同音。
谕:与代宗长庆帝的名字同音。
士君子:指官僚及别的有社会地位的绅士、读书人等。 质:对照。
稽:检核。国家之典:指上文所举明朝讳武帝、吕雉名,北齐章奏、诏令不避浒势秉机等例。
止:意为达到极限。 务行:致力于实行。 比:相像。 译文
小编给李昌谷写了生龙活虎封信,勉力他去考进士。李昌谷应进士试很明朗,同李长吉争名的人出来毁谤他,说李长吉的老爹名为晋肃,李长吉照旧以不列席贡士考试为好,勉力他去考的人是不对的。听到这种商量的人不加分辨,纷纭附和,众口一声。皇甫湜对笔者说:假诺不知底这事,您和李长吉都会因而获罪。作者回复说:是的。
《律》文说:凡双名不专讳壹个字。解释者说:孔圣人的老妈名徵在孔圣人在说徵的时候不说在,说在的时候不说徵。《律》文又说:不讳声音近乎的字。解释者说:例如禹之与雨,丘之与蓲之类正是。未来李昌谷的阿爸名称叫晋肃,李昌谷去考举人,是违反了二名律呢,依旧违背了嫌名律呢?父名晋肃,孙子不得以考举人,那么只要父亲名仁,外甥就无法做人了吧?试问避忌是从曾几何时最初的啊?制定礼法律制度度来教育天下的,不是周公、尼父么?而周公作诗不禁忌,孔仲尼不避阿娘双名中的单独一字,《春秋》中对姓名邻近不管不顾虑的事例,也远非加以讥刺。姬囏钊的外甥,谥号是昭王。曾子的阿爸名晳,曾参不避昔字。西周时有一人叫骐期,汉代时有一位叫杜度,象这样的名字让他们的孙子怎么大忌呢?难道为了要避父名的近音字,就连他们的姓也避了吗?照旧就不避近音字了呢?宋朝讳武帝名彻,碰着彻字就改为通字,但从不听别人讲又讳车辙的辙字为别的什么字;讳汉高后名雉,遭遇雉字就改称野鸡,但尚未据悉又讳治天下的治字为其他什么字。未来官僚上送奏章、天子下达诏旨,也没传说要避浒、势、秉、机这么些字,唯有太监和宫女,才不敢说谕和机这一个字,以为那样是犯
忌的。士大夫的讨论行动,究竟应当坚决守住什么准则呢?总来说之,无论是考据卓越、质正律文照旧查证核实国家典章,李昌谷的列席进士考试,到底是能够还是不行吗?
大凡服侍父母能象曾子舆那样,能够防遭非议了;做人能象周公万世师表,也得以达到极点了。而现行反革命的雅人,不努力学周公、孔子的干活,却要在讳亲属的名字上,去超过周公、尼父,真是太拉杂了。周公、万世师表、曾子,究竟是爱莫能助凌驾的,超过了周公、孔圣人、曾子,而去向太监、宫女看齐,那么岂非太监、宫女对妻儿老小的孝顺,比周公、孔仲尼、曾子舆还要好得多了呢?
赏析
封建时期对于太岁和老人的名字谥号等,不可能一向写出或揭示,必得用其余字来顶替,如汉太祖名邦,改邦为国;李世民名世民,改世为代,改民为人,大将军六部中的民部,则改为户部,等等。刻印古书时,也要把当世应讳的字改掉或缺笔。那叫做掩盖。禁忌的渴求很严刻,违犯
者会招致非议,甚或得罪。东汉知名小说家李长吉,才气横溢,少年成名,但因为他的老爹名晋肃,在她盘算参加进士科学考察试时就境遇了非议,终于无法如那时候别的读书人这样得到功名。韩文公曾鼓舞李长吉应举人试,也被人责备。面临这种封建的时髦,韩文公十二分愤怒,《讳辩》便是为这事而写的。韩昌黎不敢反对禁忌,他只好奇妙地引用特出和法律依附,寻觅冲突,进而辩驳将隐讳搞得过滥。小说层层设问,升腾跌宕,语言犀利,说理痛快。全文尚未一句从纠正表露小编的力主,读者却可从当中得出同小编相平等的结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