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水朱竹垞先生赁僧房数间

慧庆寺距阊门四五里而遥[1],地僻而鲜居人,其西南及北,皆为平野。岁癸末、甲申间[2],秀水朱竹垞先生赁僧房数间[3],著书于此。生生旧太史[4],有名声,又为巡抚宋公重客[5],宋公时时造焉[6]。于是苏之人士以大府重客故,载酒来访者不绝,而慧庆玉兰之名,一时大著。
玉兰在佛殿下,凡二株,高数丈,盖二百年物。花开时,茂密繁多,望之如雪。虎丘亦有玉兰一株[7],为人所称。虎丘繁华之地,游入杂沓[8],花易得名,其实不及慧庆远甚。然非朱先生以太史而为重客,则慧庆之玉兰,竞未有知者。久之,先生去,寺门昼闭,无复有人为看花来者。
余寓舍距慧庆一里许,岁丁亥春二月[9],余昼闲无事,独行野外,因叩门而入。时玉兰方开,茂密如曩时[10]。余叹花之开谢,自有其时,其气机各适其所自然[11],原与人世无涉,不以人之知不知而为盛衰也。今虎丘之玉兰,意象渐衰,而在慧庆者如故,亦以见虚名之不足恃[12],而幽潜者之可久也[13]。花虽微,而物理有可感者[14],故记之。
注释:
[1]阊门,苏州城的西北门。[2]癸未:康熙四十二年。甲申:康熙四十三年。[3]朱竹垞:朱彝尊字锡鬯,号竹垞,浙江秀水人,清初文学家。著有《曝书亭集》。赁:租。[4]太史:苦代史官称太史。朱彝尊曾被授检讨之职,入史馆修明史。[5]宋公:宋荦字牧仲,号漫堂,又号西陂。康熙问累擢江苏巡府,以清节著称,官至吏部尚书,能诗善画,诗与王士祯齐名。著有《西陂类稿》、《沧浪小志》、《绵津山人诗集》等。重客:贵客。[6]造:登门拜访。[7]虎丘:在苏州阊门外,为苏州游览胜地之一。相传吴王阖庐葬此,名胜古迹有虎丘塔、云岩寺、剑池、千云石等。[8]杂沓:众多杂乱的样子。[9]丁亥:康熙四十六年。[10]曩:昔,以前。[11]气机:气运。这句意为玉兰的开谢盛哀,自有其一定的自然规律,非人力所能转移。[12]恃:凭靠。[13]幽潜:指幽居避世。[14]物理:事物盛衰的道理。
此文写于康熙四十六年,是时作者客居苏州。作品着眼点不在写景状物,而在抒写身世之感和表明处世态度。作者以慧庆寺玉兰与虎丘玉兰作对比,名为写花,实际上是写世事的不平:庸劣者以地位权势而高举,俊杰者以不得其地其势而埋没。文章末段以虎丘玉兰“意象渐衰”而慧庆寺玉兰盛如曩昔。指出“虚名之不足恃,而幽潜者之可久”,不但有深理可味,也表明了作者在穷困压抑之中对生活仍抱积极态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