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近黄昏则令人从内心深处泛起难以排除和解决的消极和难过

斜阳暖树,金风拂面。没有寒草,没有重门,没有海棠。硕大肥美的美人蕉巧笑倩兮迎风顾盼,不知那吟咏过多情伴我咏黄昏的蕉下客魂在何方?重阳节近,南国依然拒绝秋的萧索。遥山近水,山青水碧,林木苍郁,花开灿烂。一只彩色风筝在流云飘荡的天际弄姿搔首,俯身窥探着椰风海韵处正在拍摄婚纱照的美丽新娘。

太阳刺眼的光芒逐渐收起,彤云在西边的天际慢慢扩散。青山含黛,绿树凝烟。嬉笑打闹的孩童们在大人的吆喝声中不舍地离去,新郎新娘带着疲惫和幸福与风筝作别。偌大的公园一下子变得万籁俱寂。

暮色渐浓,太阳渐落。我胸前挂着傻瓜相机,独自徘徊在花间小径,依然舍不得踏上归程。当海滩椰林的万种风情无法再在相机镜头里曝光,百卉千花敛起笑容再无心力展现灼灼其华,我打算把内存卡里最后的位置留给黄昏,留给夕阳。有人说,黄昏是最容易产生失落和孤独的时段。古代文人提到黄昏,往往流露的是一种感伤的情绪,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林阴日暮,黄昏霞冉,只是自悲伤直抒胸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则令人从内心深处泛起难以排解的失落和惆怅。但不要遗忘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多么令人心驰神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描绘的那种水天一色、色彩明丽的画面,是如何地令人赏心悦目,意境又是多么地优美动人。

忽然间,透过美人蕉宽大的叶子,一轮散尽余晖的红日,红彤彤地挂在西天,层林尽染。它红得令人窒息,红得令人陶醉,似乎要把万物燃烧。眼前红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车。马致远《夜行船秋思》这两句不仅以日落之速感叹岁月飞逝,大概也在提醒拍摄落日一定要手疾眼快。

我急急忙忙拿起相机,连按快门,要把它的倩影留存。

匆忙中可能选错了情景模式,把近景拍得一塌糊涂。正在懊恼之际,西天出现的一幕却令我欣喜若狂。此时,红日早已西沉,而它射出的万道霞光,把整个西天的云彩染得一片通红。这种红云,并不是日落前的血色残红,它疏密有致,有不同的图案,有颜色的深浅,在青天的衬托下,显得如梦如幻。此时此刻,很容易让人想到天上宫阙,想到五彩祥云。随着高空气流的带动,红云的形状在不断幻化,令我吃惊的是,最后竟然出现了一幅龙凤呈祥图!

这幅龙凤呈祥图,龙在上,凤在下;有龙头、龙身、龙尾,有凤凰头、凤凰脖子、凤凰身及羽毛。大家看看像不像。不过,有高人说,这样祥瑞的云图是神仙幻化给世上心存善念的好人看的,坏人绝对看不出来。

莫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我在拍下那神奇的画面后又联想到了本文开头提到的贾探春那首《咏白海棠》,忽发奇想,探春诗中那位缟仙,是妙玉羽化后的化身;而被我镜头捕捉到的那只凤凰,是否就是探春羽化后的红衣仙子?至于那条龙,就应该是探春的夫婿、某国的国王或王子的化身。因为《红楼梦》里暗示探春要远嫁,而根据她在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时抽到写着瑶池仙品的杏花签上面的诗句日边红杏倚云栽看,她日后的地位是王妃。某国是什么国?红学家考证说是茜香国。茜香国在哪里?大家世界地图上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