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少天才会干呵

作者:卫润石每天清晨6时不到,出发,去运河游泳,这是早晨的必修课。行至运河南岸,两旁三三两两的外来民工步行的、骑车的从江北赶往南岸的工地。民工都住在江北,江北租房便宜,他们精打细算着各方面的开支。工地都在运河桥南面望园路两侧,有奉贤二建、中铁四局、上海地通、上海建工等5、6个工地,每个工地均有十几幢在建高楼,高的达3O层以上,低的也有近20层。工人们戴着黄色、红色的安全帽,边走边啃着包子、馒头;有的把安全帽当作篮子,放着食品和瓶装水,有的手提着小型钻机、电工家伙,有的身上还套上了保险绳索;有的大步行进,有的则不急不忙,晃晃悠悠地。他们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说是工作服,
只是自己拣破旧厚实的衣服充当,制式不一,品种多样。裤子以牛仔裤为主,那裤子厚实,经得起磨、淋得起雨、不易破、不怕脏。衣裤上沾有石灰浆的,应是抹灰工;沾满油腻的,该是油漆工;沾有石灰浆又染上泥土的,那定是小工吧。你想,成天在工地上,泥土、泥浆、石灰膏、灰尘、雨水经常与你亲吻,湿一阵、干一阵,管它呐,脏就脏点了!休息了,找块砖头,寻块水泥板,一屁股坐下去,甚至躺下来,舒适!呵?太脏了!洗一洗!洗得过来吗?这么厚的衣服,要多少天才会干呵!每天可得干活呐!多准备几套?那行!打工者没多少行头,只能将就着。下班了后工作服往角落一挂,洗澡冲淋,穿上清爽衣衫,容光满面、精神焕发,换了一个人。泥工、木工、钢筋工、架子工、电焊工,水电工、油漆工,还有塔吊操作工,都是有技术的民工。即使是小工,不再干搬砖搬瓦捣鼓沙浆的活儿,开个卷扬机、升降机什么的,均有一技之长,没技术待不下去。好几个工地已开工二年了,几十幢高楼已达十七八、二十多层,还在往上长。常在运河里游泳,对周遭的荒地太熟悉了。10年前,这座横跨运河的钢筋水泥公路桥通车后。村庄搬迁了,两边都围了数百亩的土地。但是,多年未见建筑公司进驻。庄稼还在茁壮成长,有棉花、麦子、玉米、高梁,当然,还有各式蔬菜,这是原住户的恋土情节。节假日或傍晚,他们从城区的东西南北过来,扛着锄头,拿着镰刀,辛勤地劳作着。我们挺迷惑,购地老板怎么了?傻呀!土地荒了多年,可惜呵!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十年了,十年前房价,一平米四、五千;现在房价,三万四万,涨了多少倍啊,一出手就是大手笔!6点不到,工地已忙开了。尽管绿色安全网套将各栋在建大楼笼罩着,看不到工人忙碌的身影,但钢材的磕碰声、切割声、电焊声、升降机的轰鸣声、工人们的吆喝声仍在晨曦薄雾中传得很远,塔吊那20多米长的伸臂不时地移位着,旁边区道上钢筋、材料、水泥浆等运输车忙碌地进进出出,趁着天气晴朗,都要忙到晚上5、6点,甚至夜里还不时地传出装修的混合声。好几幢高楼已封顶装修了。各营销中心、售楼处忙开了。繁华都巿之心,精筑阳光名宅,倾城致谢,载誉加推,轨交前、林地旁、啇圈心、繁华里。招商广告别出心裁,语不惊人誓不休,热闹非凡。年关近了,放假了。每天清晨,在小区的尚贤路、贤政路、德政德等路口,常有一群群外来民工提着大包小包,等待着车辆。此刻,他们脸上洋溢着回家的笑容,掩制不住合家团圆的幸福。365天呐,想念年迈的父母、思念妻儿小女,半天一天以后,温馨的家庭生活,热闹的节日氛围不再是梦中的传递。虽不认识,但每天清晨会见上一面,偶尔还会点点头,似曾相识。民工弟兄们,上海、奉贤发展的辛勤建设者!辛苦了!快乐常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