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姐意气风发边哭

你见过猫打哈欠吗?

每只猫都会打哈欠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但今天我讲的是一只爱打哈欠的猫。当然,从他的内心来说,他并不爱打哈欠,只不过,打哈欠也不是他想不打就能不打的,在他每次说话之前,一张嘴,总会先冒出一个大大的哈欠来。

图片 1

这只猫叫巴赛洛,是一只可怜的流浪猫。此时,这只又瘦又老的猫,正蜷缩在篱笆旁打盹呢,稀稀拉拉的黄毛是那么脏,谁都看不出他曾经是一只多么健壮英俊的猫。

“呜呜呜。…..”一阵伤心的哭声搅了巴赛洛的美梦。可怜的老猫在梦里才是最开心的时候,刚才他还梦见一只小老鼠大发善心分给了他一块奶酪,这还没来得及把奶酪塞进嘴里,就被吵醒了。巴赛洛不满地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发现猫小姐莎娜正抓着长长的秋千绳伤心地哭泣,晶莹的泪珠从她那肿得像桃子似的双眼中滚落下来,手里的手绢都湿透了。

“亲爱的巴特卡普,我亲爱的巴特卡普。…..”猫小姐一边哭,一边喃喃地喊着未婚夫的名字。

巴赛洛知道,莎娜的未婚夫,那个曾经常常帮助他、还送给他食物的小伙子,因为车祸离开了世界,离开了他深爱着的莎娜!上个周末,巴赛洛还看见英俊的巴特卡普把莎娜放在门前的秋千架上,一下一下用力地推着,莎娜的笑声就像银铃一般动听。

可是现在这个姑娘是多么可怜呀,她那颗柔软的心一定被痛苦给揉碎了。

老巴赛洛觉得,莎娜比自己还可怜一千倍、一万倍。”我必须去安慰一下她,这样才能对得起那个善良的小伙子。”老巴赛洛站起来,理了理身上的黄毛,用爪子把脸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向莎娜走去。

其实,巴赛洛还没想好该怎么去安慰这个可怜的姑娘。”美丽的莎娜小姐?哦,不不,她那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睛一点也不美丽。可怜的莎娜小姐?那岂不是在莎娜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巴赛洛犹豫不定,最后,他决定不再选用任何华丽的修饰语,直接叫她莎娜好了。巴赛洛想告诉莎娜,巴特卡普一定不愿意看到他最心爱的莎娜流眼泪。他张了张嘴巴。…..该死的哈欠,总是比他想说的话早一步冒出来。

“多可怜的家伙。我亲爱的巴特卡普要是还在的话,一定会请您吃一顿香喷喷的晚餐。”莎娜顾不上哭泣,把巴赛洛拉进了她的家。

“妈妈,快来呀,这只猫多可怜,您赶紧给他拿点吃的来吧。””我不可怜啊,可怜的莎娜小姐!您要比我可怜一千倍、一万倍呢!”巴赛洛刚想辩解,一张嘴,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多么令人讨厌的哈欠呀!”巴赛洛心里想着。

很快,巴赛洛就被莎娜的妈妈端来的一大盘又酥又脆的金枪鱼给堵住了嘴巴。紧接着,莎娜又把他拉到了浴室门口:”快洗个澡吧,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满满一缸紧接着,莎娜又把他拉到了浴室门口:”快洗个澡吧,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满满一缸热水,真不知道您有多久没享用过浴缸了。””说的什么话?浴缸对我来说,根本称不上是享用。巴赛洛就算不洗澡也有老猫特有的味儿。”巴赛洛刚一张嘴,一个大大的哈欠又飞了出来,多么令人厌烦的哈欠呀!

巴赛洛什么也没说出来,浴室的门已经被关上了。他只好躺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洗掉了他引以为荣的老猫的味儿。

当巴赛洛用大浴巾擦干身子站在镜前的时候,他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快活地笑了笑。现在,他的身上散发着沐浴露那淡淡的香味,他那黄得发黑的毛又变得金黄闪亮。他看起来是多么神采奕奕啊!

“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吧,看您的样子,一定没有家,也没有一张舒适的床。”巴赛洛被莎娜安置到了一张铺着雪白床单的床上。

“不对,不对。公园里的香樟树就是我的床。我的床可舒适了。在那里,有柔和的月光照在身上,有温暖的风儿拂过脸庞,虽然有点硬,有时也有点冷。…..”然而,巴赛洛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就躺在了松软而温暖的床上!

“我的哈欠大概能治好莎娜小姐那又红又肿的眼睛。”巴赛洛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自从她见到我之后,就再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爱打哈欠的猫自从遇见了莎娜小姐之后,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就是不断地打哈欠,而且,他现在真的变成了一只爱打哈欠的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