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果然应了原著中息衍将军那句

电视剧《九州缥缈录》开播至今,受关注度很高,剧中阿苏勒、姬野、羽然的铁三角关系未来会如何发展,息衍与苏尚宫(苏瞬卿)的关系走势如何,都颇为引人关注。昨天,腾讯视频对会员已更新到第16集,苏瞬卿与息衍的关系似乎骤然被划上句号,引人唏嘘,“苏瞬卿下线”甚至还上了热搜。

原著中,写苏瞬卿与息衍的直接接触极少,但江南在短暂的对话中,暗藏了丰厚的信息。原著隐而不露,也便给影视剧的丰富、扩展留下了极大的空间。就目前的剧情推进而言,围绕苏、息二人展开的复杂的情感线,成为全剧的动人一笔。今天我们分享的,便正是原著中描述苏、息二人相见的一幕。苏瞬卿的骤然下线,也果然应了原著中息衍将军那句:

“弦断了……下次下雨的时候,还有谁会听我弹琴?”

《九州缥缈录》(节选)

文 | 江南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从长街的尽头传来,一时把欢呼声和笑声都压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爆烧竹节的气味,但是并不难闻,反是在严冬的天气里有股让人舒服的暖意。街面上人影稀疏,大家大户在自家门口散的迎春纸花飘得满地都是,被风吹得翻飞。偶尔有衣着华贵的男女相拥于马车上,车前点着油灯,铜铃叮当作响。

“很久不见。”

“很久不见。”

“你清减了。”

“你也是啊。”

“除夕之夜,突然地约你出来,很是冒昧。又只能在这样的小铺子里凑合,不过他们的白酒酿得很好,可以尝尝。”

女人轻轻地笑,“我知道将军喜欢在小铺子里喝酒。除夕之夜也没什么,国主开恩,多数家在南淮的女官都回家暂住,我一个人在宫里,也没有什么事可做。”

“幽隐还好么?”

女人犹豫了一刻,“……并不像他的父亲。”

她端起面前的酒杯,却被息衍按住了。

“酒凉了,我给你换一杯,”息衍拿过她的杯子,就着酒液涮了涮,把冷酒沥进桌上的瓷海里,提起温在热水里的锡壶,为她重新斟满。

铺子小,白瓷的杯子却很大,方方正正,托在女人纤细的手掌里。她低头嗅了嗅酒香,却不饮。酒香被热度蒸了出来,悄无声息地弥漫,杂着女人身上的花香,微微的有几分湿润的意思,像是在紫琳秋的花圃里下了一场清淡的酒雨。

旁边几桌上的笑声和说话声依旧传来,却像是被隔在一重帘幕外。

“有风塘的花都谢了,我伺弄了一整个秋天呢。”

“那几盆紫琳秋,现在放在暖阁里,可是渐渐看着也不行了。”女人轻声说。

两人间重又沉默起来,静得有些发涩。

隔了许久,息衍终于笑了起来,“如今也没什么话好说了,直说我的来意吧。”

“嗯。”女人点头。

“前天深夜,又有七个人在城南被杀,被人吊死在树上。你不会告诉我,这些跟你都没有关系吧?”息衍压低了声音。

女人点了点头,“他们想要那柄剑。”

“明昌县侯梁秋颂现在是淳国事实上的主人,以他的性格,他想要什么一定会全力以赴。不过这毕竟是下唐的国境,他还不敢过于嚣张,你是不是太过紧张了?梁秋颂离那柄剑,还远着呢。”

“我担心的并不是梁秋颂,而是这柄剑的消息终于外传了。以前只有你我知道的时候,我想过要杀了你,然后这个秘密就由我带到坟墓里,留着到一千年之后,再有人去拔那柄剑。”女人轻轻抬起头看着息衍。

息衍和她对视着。说是这么说,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却没有杀气,清亮亮的眼底仿佛沉淀着一层水光。

“藏不住的终究都藏不住,你知道那柄剑在河洛文中的名字么?西切尔根杜拉贡,地狱的噬魂龙之剑,它是魂印之术锻造的武器,就算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它自己的力量也会和同一炉铁水铸造的其他武器共鸣。”息衍抚摩着自己腰间形制特别的古剑。

“我能做到的,只是守护它更多一日而已,我知道自己没法一辈子保守这个秘密,”女人摇头,“否则我也许真的会杀了你。”

息衍苦笑,“总之,前后你已经杀了两拨淳国斥候。梁秋颂虽然不是武士,却并不是软弱的人,新的风虎还是会不断地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他们没有找上你,你不要去招惹他们。你总会激怒明昌侯或者国主,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

女人沉默了一刻,“谢谢将军,我知道了。”

“最后一件事,有个我没有想到的客人,苍溟之鹰,他已经到了南淮。他为了什么而来我想你应该清楚,我可以容忍你,苍溟之鹰却不会,那柄剑最终还是天驱的圣物,他是一定会取回的。”

“你告诉他关于我的事了么?”

“还没有,我信守对你的承诺,”息衍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只怕,很快这个承诺我就不能实现了。”

“那样也好啊,他们把我所有东西都拿走,我就没有必要留在南淮了。将军知道的,我这样的人,本来就该在四处像孤魂那样游荡,只是不小心走进了这个牢笼。”

“牢笼么?”

“牢笼……其实我想离开这里,真的已经很久了,想回北方去……”

她把白瓷杯拢在两手间轻轻地搓着,低头看着杯中清澈的酒液,温热的酒杯暖着她的手,她露出淡淡的笑容。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她明艳的脸上露出了少女般的神情,委婉得像是一朵嫩黄的迎春,像是很多很多的事一瞬间在她心头涌动起来。

息衍忽然很想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无从去问。

“难怪将军喜欢在这种小铺子里喝酒,想不到这种白酒温热之后这么好喝。”她这么说着,并没有抬头。

她把杯底的酒饮尽了,脸上微微有些红润了。

“还要一杯么?”

“不了,”她起身,“我要走啦,宫里进出都有些不方便。”

“我送你么?”

“不必了,”她低头行礼,“今后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还是避免跟将军见面吧。很浓的乌云已经在南淮城上汇集了,一旦乌云崩塌,没有必要累及将军。”

“看来这个除夕夜只好在这里喝寡酒了,我本来想很久不见,当有很多可说,今夜也就没有安排什么别的事情去做。”息衍笑了笑,举杯。

女人在门口微微停了一步,望着人来人往灯火流溢的紫梁街,露出一点笑容,似乎漫不经心地说:“其实这是我来南淮之后第一次看见街头的新春,那么热闹,真好啊。”

“你的伤好了么?别再用那种药了。”

“这是个诅咒啊,一辈子的。”

她提起裙角,出门去了。

帘子一落下,那些还在谈天说地的、独自唱歌的、弹箜篌的忽然都凑了过来,一个个探长了脖子,从帘子的一道缝隙去看女人的背影。反而是把息衍挡在了一边。

“真是美人啊,你都不留一下?”贩绸缎的女孩已经满面酒色,拍着息衍的肩膀,“人家深夜来看你,就是有意啊。”

“对对对,”老皮匠凑了过来,喷着酒气,山羊胡子急颤,“春宵一刻……值……值……”

息衍目瞪口呆。

“值千金!”刻石的小伙子大声地说。

“贪色!”息衍忽地大笑起来,转身一把扯过老皮匠手里那张竖箜篌,一手从腰间抽出了烟杆。他旋身坐在老琴师的椅子上,架起一条腿,在膝盖上立起了箜篌。箜篌的声音淳厚,烟杆拨着琴弦却有一股跳荡飞扬的意味。琴声在夜色中忽地炸开,似乎桌上的烛火都被压了下去。

那是一首宛州乡下的小调《圆仔花》,在南淮城里人人会唱。人们的心思都被琴声吸引过去,而息衍一袭文士的长衣,弹起箜篌的瞬间就骤然变成了一个乡村野店里的酒徒,神采飞扬,眉目中满是狂浪不羁的味道。

他眼神到处,旁边几桌的女人都有些羞赧地低下头去。

息衍更笑,烟杆的挑拨比琴师老皮匠的轮指更快几分,仿佛千千万万的铜钿落在石地上,又似一场忽如其来的乡间急雨。人们恍然以为不是身在下唐国的都城,而是在乡野的祠堂边,春祭的大典后,男男女女杂坐在一张席子上,彼此拍着肩头偎依在一起,慢慢地天地间都是酒香。

“看看,看!”老皮匠兴奋地指着窗外。

本来蒙着一层微光的窗纸上,忽然多了一个人的剪影。她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就贴在窗纸上,又像是隔得很远很远。头顶那支钗子在琴声激扬中轻轻地颤着。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喝起彩来。

息衍却不看,只是自顾自地弹琴。

他忽地曼声长吟:

“庙堂既高,箫鼓老也,烛泪堆红,几人歌吹?”

琴声骤然间变了,从乡野骤然回到了烛影摇红的宫殿,柔靡中层层的华丽展开,就像是千瓣的金花层层绽放。

“人寿百年尔,谁得死其所?

有生当醉饮,借月照华庭。

我不见万古英雄曾拔剑,铁笛高吹龙夜吟;

我不见千载胭脂泪色绯,刺得龙血画眉红。

……”

息衍放声长歌,声震屋宇,万千急弦,都是他的得意他的抱负他的纵横。俨然又是十五年前帝都太清宫前值守的少年金吾卫,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带着烈酒登高远望,拔刀击柱,和朋友们一起烂醉如泥。当时想必也有红袖的歌女跟着这些目中无人的年轻人一起拍手,眉间眼角都是恋恋与痴迷。

弦声已经拔到极高处,嘣的一声!所有的声音忽然都黯然下去,只余下残破的余音。息衍微微地愣了一下,低头看去,箜篌的弦竟然一次断了三根,他的烟杆空悬在那里。

“弦断了……天气真干燥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他放下箜篌,怔怔地望着窗格外的夜色,“下次下雨的时候,还有谁会听我弹琴?”

没有回答,窗上那个剪影已经不在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