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农的炎黄农耕村落文化是怎么认知工业文明的

问:重农的中国农耕村落文化是如何认识工业文明的?

图片 1

我们中国的过去很少的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都在农村,我们一直都是没有严格的农业和工业人口的分界线,很多城里人也都在乡下有土地。所以我们现在也有很多人不愿意放弃农村户口进城生活。我们在现代工业化的趋势下,形成了工业城市化,但是我们也不需要那么的集中,完全可以把工业和农业平衡规划平衡发展,过度集中的城市病也会减少。

就是解放前啊,传统的小农经济被打击得全面破产,所有的东西都叫“洋”,洋布、洋米、洋面、洋油、洋蜡、洋火……整个生活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然后,我们知道要办自己的民族工业,这就是认识的过程。

不存在既定的、泾渭分明的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分野。

文明社会体系,从萌芽到成长,只有一个宗旨,更高效的与现实世界交互。

交互,关键就是能量与物质的利用。

人类自始至终不遗余力的由近及远的发掘并运用新能量。工业文明自煤炭、钢铁的大规模运用开始,那么“农业文明”时代的中国,没发现和运用煤炭、钢铁么?中国早就发现并尝试利用了石油呢。

农业时代的中国,对自身体能、畜牲身上的生物能、植物和农作物的生物能都发掘得极为充分,只是过于充裕的人力资源对大规模集中利用的煤炭能量没有迫切需要,因此没早一点点开这个技术路径而已。

人类的文明体系的能量,就取决于能够利用的物理世界的能量层次。这与什么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无关。华夏文明也始终沿着既定的能量提升的路径在走。有别人更早点出路径,也正常。

但是,更高级别的能量运用,需要更大规模的人际协作;更高效的能量运用,也需要更执着的物尽其用的动机。而人际协作与物尽其用,正是华夏所长。

class=”underline”>——无陈词滥调,无不知所云,无酸腐鸡汤,无缤纷喧嚣,唯有一点赤诚真意,一点犀利深刻;君若有得,乞轻落玉指点赞、高抬贵手转发;若有相左之真知灼见,请评论中不吝赐教

科技文明工商文明把人类从极度劳累和靠天吃饭的状态中透脱出来,也一定程度地消融了人类严苛的等级利益。自春秋战国以后,人类即被暗黑势力把控而天灾人祸迷惑罪恶不断,中国尤甚在近代自然科学方面几无贡献,闭关锁国至清末民初。面对亡国被殖民始知奋发图强终于建立了新中国,凡七十年算是和世界发达国家缩小了差距,重新进入世界强国之列,不但拥有了足够的自保能力,在世界进展方面也有了一定影响力发言权。

二十一世纪,注定是中国复兴的世纪。德已圆,道可道,是非了,恩怨消,家国一,世界同,东方白,紫气生,生不息,乐永恒,享爱情。

一谈到农耕,自然就会想到土地,而谈到土地,就会把我们这些都市中的人拉回到人类原始的状态中:刀耕火种。人类学会驯化、耕种、冶金等一系列生存要件,原始的狩猎—采集式生存方式人类无法实现独立生存,原因在于狩猎、采集、御敌和生育等都无法在个体中得到实现,直到今天仍是如此。随着驯化和耕种的不断推进,人类放弃了早期的狩猎—采集模式,开始安居下来,人类学会了驯化可食植物和动物,不必在狩猎—采集式生活中疲于奔命,人们集合起来,共同种植庄稼,婚配生育,人口激增。随着人口的激增以及耕种的出现,贫富差距和等级差异也随之产生,传统的族群转向酋长式,更向中央集权式的社会转变,因为有了农耕,才使得有了可以不靠自己去打猎和采集而活下来从事专业技术的人,提高生存技能、发明文字、设定制度,为不断增加的人口建立秩序。

显而易见,农耕越早的地区,经济、文化、科技水平越早发展,譬如古埃及、夏商周朝(黄河流域以北)、古巴比伦国等。农耕使得食物有结余,人们有更多的闲暇时光,有闲暇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不断形成意识,个体的完善从而促进集体的完善,农耕的开展不断促进种族的发展。从狩猎—采集起积累起的对植物和气候的经验亦在受用于农耕时期,我有理由相信传说中炎帝时期是狩猎—采集时期,那时候的人类对植物的了解要多于农耕时期,农耕时期的人类专注于的植物不多于狩猎—采集时期。然而正如上面说的,农耕使人类能够安心的生育,繁衍后代,不断壮大族群,千乘之国就是人多罢了。而社会的稳定也造成人口的不断增加,人口的增加导致有限资源的不断被更多的人占用,人多资源少必然引起斗争,开始是内部斗争——政治,后来就是族群、国家的斗争——战争。政治、战争都是对资源的争夺。

在农耕的过程中,人类对性的认知也上升到文明,甚至形成文化。因为性的存在,人类保留了动物性的一面;也因为性的存在,人类才得以延续。把性行为和生育制度化、宗法化,其实就是农耕文明。至少在狩猎—采集时期是没有所谓的婚礼仪式的,但到狩猎—采集的后期人已经开始懂得创造艺术和工艺品,人类对美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这样的兴趣怎么不是一种性的吸引呢!农耕文明的衍生物是制度。由于人口众多,集权就会规划统一的制度,保持领域内的秩序,而秩序意味着阶层的稳定,阶层的稳定就是永恒的被供养。农耕兴起使得社会差异化,占有更多土地和妇女的人组建维护自己利益的团体去攻占别人,而为了持久的攻占,就要奴役他人,开始的时候是绝对的奴役,而随着奴隶主家族的不断扩大,一个人已经无法绝对的奴役众多的人口,就让自己的近亲和将士去管理土地,这就是诸侯。中国为例,在夏商周之前的三皇五帝时期,还是有着狩猎—采集时期的一些特点,比如部落首领与其他民众之间平等,都要出去狩猎、采集,但是从夏朝开始,大禹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儿子启开始,改变了原来的禅让制,世袭制开始,社会就向奴隶制转型的,而这样权利的“家天下”虽是一种形式,但却是农耕到了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

对于农耕,我们总结出它使得中国在很早的时候就建立了大国,很早的时候就创造了文字、冶金技术等等,中国也依靠着强大的农耕力量一直在世界上处于强国之列。但这样的优势仅仅是人口、文化和技术上的优势,由于几千年对农耕式制度的巩固和维护,中国的封建统治已经促使诸多方面是为维护稳定和秩序而服务。春秋战国是中国农耕时期思想最活跃,也是整个奴隶制和封建制历史长河中思想最活跃的时期,这是诸侯国之间思想的碰撞,如同后来西方思想对东方思想的碰撞一样。自从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式的帝制之后,中国在近2100的封建制中不断完善皇权统治和思想统一,后果的毒瘤已经被历史证实。而农耕产生小农经济,自给自足式的村落方式,也使得人们放弃迁徙,减少地区的交流,人口流动有限,地区性的瘟疫和灾害一旦爆发就会立即波及到所有民众。同样的,我们还在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农耕的确立,使得我们所食用的植物变得单一,尽管有五谷,但是五谷并没有机会一起生长,不同地区的人一般只食用其中一种粮食,而单一的饮食造成的结果可想而知,植物的基因的单一并不利于人类的进化,譬如单一的食用玉蜀黍会造成牙齿烤瓷壁结构的脆化。中国内陆不同地区人与人的机体也是有差异的,不同的饮食结构和气候特征是要因,植物成分的不同对机体的生成也大有差异,而植物的差异也多少对农耕文化产生影响,我们可以眼见中国不同地区的文化差异之大(需要田野调查和数据收集,暂作个人论断)。

结合以上综述:农耕是衣食足的前提,而衣食足又是建立一切人类文明的前提(这并不是否认狩猎—采集并不能产生文明,也不是认为农耕就完全优于狩猎—采集,我所要论述的只是农耕对于人类进化过程中的特有价值),因为农耕,在中国大地,才产生了汉字、国家、冶金术等;也是因为农耕产生了暴政、君权、闭关锁国、鸦片战争,农耕对中国自身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造成了中国式的结局。现在,当我们再度面对农耕,我们会发现,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城市化的不断进程已经将我们与农耕的联系撕裂了,直接性的农耕文明已经从很多青少年的生活中消失了,尽管间接性的农耕文明还在对我们产生影响。如果说改革开放是中国的工业革命的全面时期,那么中国工业对农业的改变还处在早期阶段,我们的剩余劳动力从农田里往工厂迁徙,这是一次新历史的开始,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人口迁徙,人们离开古居地,进去新的社区,完全由不同地方的人汇集,这是“新城市文明”,而城市不同于农村,这里更加包容,更加大同,也更加个体。农耕开始被瓦解,我们开始只受到间接农耕文明的影响,脱离直接农耕文明的影响,农耕文明中所产生的勤劳、集约和氏族都将在工业文明中受到考量,迎面来的是工业文明的机械化、急速和熔炉。

农耕文明现在开始要被我们追忆了,因为随着古村落的不断消失,工业文明对农耕文明的改变,原有的文化也不断在消失;同样的,关于春节、元宵节、中元节、中秋节等这些有着农耕文明符号的节日会持续被我们保有,而圣诞节、情人节、母情节这些具有新工业文明符号的节日也会渗入我们的生活和文化并逐渐被我们所接受。我们这些个体唯有时刻意识到农耕文明对我们存在的历时性和共时性的影响,才能真正明白农耕的价值。

只有农业文明才能产生工业文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