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弄玄虚的乱书不写

问:怎样避免自己的书法落入“俗气”?

图片 1

谢邀。抱庸妄谈四点。

一、取舍万殊,不入俗流。写字是学问,少不了临学借鉴,与人切磋。但书法江湖,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有的可学,有的不可学。应取法乎上,写正字,远邪书,以免误入俗流,自陷污淖。当学圣贤,不自降格。

二、字如其人,须写傲骨。书法的底蕴是文化涵养与性格情怀,学书如做人,要入清流、挺傲骨。字要带感情,也当彰品味,落笔铿锵,收笔从容。要不张不扈,不卑不亢,与世无争,内敛持重。如此,方能入上品。

三、清水芙蓉,务去谄媚。花里胡哨的花书不写,故弄玄虚的乱书不写,自欺欺人的丑书不写。写真情实感,写质朴坦荡,笔墨行处,直抒胸臆。力诫矫揉造作之书、强词夺理之书、拾人牙慧之书、哗众取宠之书。

四、不离法门,自在超脱。临帖而不泥于帖,学古而不食于古。不悖原则法度,崇尚个性风格。力避下笔即知结体的摹玩,每书必假古人的教条,作性情文、写性情字,这样才是真实书法、有灵魂的字。

抱庸闲谈。

问题:怎样避免自己的书法落入“俗气”?

知俗方能脱俗,竹韵先谈谈对“俗“的认识。

没有自己的风格,过于大众化谓之一“俗”

字形结构,普普通通,给人以司空见惯之感;运笔力度、技巧,和常人无二,平平淡淡;章法布局严守“规矩”,一个模板。

只会一种书体,太过单调谓之二“俗”

平生只“攻”一种书体,作品皆为一个模样。一幅便能让人看透“深浅”,其他的无需再观。有的人甚至可恰到请别人换体落款,是不是很笨、很俗?!

内容“太烂”,全无新意谓之三“俗”。

给人写字,短的一下笔就是“天道酬勤”、“道法自然”、“厚德载物”、“诚信天下”、“上善若水”等;长一些的就是“天居秋暝”、“满江红”、“岳阳楼记”、“醉翁亭记”等。不是说这些内容不好,是被人写烂了。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优秀的内容不胜枚举,不一定非要写被人写烂的东西。

看重钱财,枉顾法理,追逐“江湖”谓之“四俗”。

一朝把字写出稍微有点样子,就急于换钱。一说卖钱,就开始有了表演的性质,一表演,就有了媚俗的成分。什么法理规则统统抛于身后,胶尽脑汁大干“江湖书法”的买卖。

文化修养匮乏,缺少创作情感,作品没有意境谓之五“俗”。

因为读书甚少,知识匮乏,对作品内容理解肤浅,章法布局根本无法予以表达,书写也不可能饱含感情,迸发激情,机械写成或弄巧成拙,俗不堪言。

怎么避免以上的俗气?

1、学习前人,潜心临摹,筑牢扎实的基本功,并在汲取前人精华的基础上,发展创新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

2、主攻一种书体,再兼修其他适量书体。各种书体都有各自的特色优点,是可以相互弥补不足的。另外,在无意识的结合融合中,发展创新便有了基础。

3、因为书法的美不是主要给谁看的,而是自我的一种修练和欣赏,用你的天性,用你的笔,表达你对书法美学的理解就够了。别人爱你的字,给几个钱,那是另外一回事,千万不要钻进钱眼里,否则永远看不到书法的广袤天空!

4、多读书,不断丰富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书法是一种艺术,有高水平就要有高境界。境界是书卷的流露,书读多了境界就有了,有境界的人就脱俗变雅,书随人走,人雅书就雅。

题主好。

我是其人,年近50,自16岁练字,至今30多年了,仍没有什么建树。练书法,纯属喜欢。

今天来针对题主的问题说几个我的看法。

书法怎样不俗?

首先,纠正江湖体,远离丑书

说实在的,江湖体,实在谈不上书法。为了避免被喷得研磨在口水里,我就少说几句。说说丑书,书法,不是卖艺,不是博眼球。有部分明明字写得很好,非要弄几个美女、非要弄拖布针管之类的,只是在博眼球。根本谈不上“脱俗”了,这是在对书法的侮辱,强烈抵制!

走正确的练字之路——临帖

一定要临帖,而且是长期坚持的学习。贴是前人留下的精华,临帖,就是学习前人高雅的字,学习前人是怎样去写字,怎样写好的字。在书法界,有一个流传的话:要想学好行书,王羲之的《兰亭序》,至少临一百遍!这话我本人完全赞同。

多读书,读好书

要脱俗,最根本的还是要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书法是精神境界,一个的气质和修养,决定了他的字,“字如其人”正是这个道理,腹中有书气自华,也是这个道理。一个流氓痞子,哪怕再有天赋也是写不好字的。

有时候真不知道书法的俗气,到底是什么?不过人的俗气经常表现在没有风骨,趋炎附势等等。正所谓,字如其人。由此可以看出,不使得书法俗气,那就需要做人不能俗气,坚持原则,不卑不亢,敢于迎难而上,光明磊落。落实在书法方面,那就是认真临帖,好好读书,勤学苦练,提升技能和思想认识,这样才能保持人格独立,思想自由,免于俗气。

写书作画最怕被人说“俗”,那么学习书法如果避免落入“俗气”呢?

一,取法乎上

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那么取法乎下,就要得其下下了。学习书法要临帖,法帖的选择一定要学古人而不要学习今人,取法低下了,那字就俗在根上了。

有的人说了,今人书法就一点都不能学吗?当然也不是。今人书法难在选择,当今很多书法名家,写字的水平参差不齐,有的人是真写的好,有的人出名可能是因为人生际遇不同,工作环境不同,造成了名气比水平高。例如你很有机缘拜了一个在书法圈很有名气的书法家为师,那你以后的路子就会通顺很多,即使书法水平一般,在书协混个一官半职也不是问题,名气也自然水涨船高。但于书法初学者来说,你很难分辨谁的书法是好是坏。

而古人的法帖已经经过了千百年来的无数人的验证,水平高下已经无需我们再去分辨,你只需找来自己喜欢的认真学习就可以了。

还有些人,一味追求当今名家的书法风格,今天学沙孟海,明天学启功,后天又学林散之,学其
书艺是假,妄想成名是真,结果最后邯郸学步,怎能不俗。

二,太熟易俗

董其昌曾经这样评价赵孟頫的书法:“赵书因熟得俗态,吾书因生得秀色。”虽然董其昌对赵孟頫的书法认识有问题,但是书法“因熟而俗”确实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书法学习规律是:生—熟—生,我们一开始临摹古人法帖是生的状态,要入帖,但是很多人入帖之后就出不来了,如果不能跳出古人窠臼,虽然圆熟无暇,难免落入“俗”套。

很多书法名家,一生临池不缀,到了晚年还在临帖,人生古稀之年,书艺还在精进,就是因为一直在追求这个“生”字。书法由生到熟是学习的过程,由熟到生是创新的过程。书法风格只有创新,拥有自己的面貌才不容量“俗”气。

但是也要警惕的是很多人不临古帖,自以为是,号称要写出自己的风格,信手挥洒,最后写得一手圆滑的江湖体,这种书法更是“俗气”。

三、哗众取宠

有些书法家打着创新的旗号,受西方美学思想影响,把书法创作搞成了杂技,或者是行为艺术,下笔时运气扭腰,装腔作势,墨汁四溅,狂怪粗野,结果是满纸江湖气,俗不可耐。这些人自诩为书法之先锋,其实如跳梁之小丑,什么“丑书”、“吼书”、“竹书”、“射书”、“盲书”等等,可以说一个比一个俗,而这些人背后更是打着各种艺术家之光环,对大众影响更是恶劣,可谓“大俗”。

四,缺乏学养

书法除了“字内功夫”更需“字外功夫”的濡养,回顾历史上那些大的书法家,无一不是有学问的大家。一个人的学识、修养低下,书法格调很难高雅。翻翻书法史,文化修养低下而被称为“书法家”的人几乎没有。

当今很多人搞书法多为名利二字,为了参赛、参展,竟然还搞出了什么国展体,不同地域的人士,为了参见国展,天天想着评委的口味,为了参展获奖而写出的书法作品,何来高雅之谈。

学习书法,如果能避免以上问题,潜心学书,增加自己的学识、修养,“腹有诗书气自华”,“字如其人”反映在书法作品之上,自然格调高雅,否则最终免不了个“俗”字。

俗与雅其实并无很严格的界限…有些人与物看似很雅,其实很俗,有些人与物偶然一见很雅,累见则又俗了,有的装雅其实是更俗,有的装俗还真的是雅…孔乙己说回字有几种写法,本来是雅事,但出自孔乙己则俗不可耐,个中原因一想就明…就写字论,说个实话,田氏们的写字从写到出字都俗不可耐,什么原因?死手死字死气太重,无爽气,再知其文养不足,又爱表演,则甚恶心,与雅与俗都沾不上边…那干嘛又有人认好田氏们呢?答:是这些人学养不足而媚俗。王羲之说“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便不是书,但得其点画耳”,所学深者一眼便知其俗而并非雅…所以所谓雅,是与学养有关的,是内溢于外的,学不足越装雅越恶俗…西施之美,东施效之则丑,书法亦然…于书法,不学古法则不立,但泥古法者亦不立,所谓学我者死,说白了,是入古法而出我法,是雅是俗尽可至之…苏东坡有句:粗粗布,胜无裳,丑妻恶妾胜空房…苏学士实在太俗了,但细想苏东坡之胸襟何其宽广,真雅人也。钱钟书说过以俗抗雅,实则此亦可大雅…

书法脱俗还是要从临贴中来,不跟随时风对自己喜欢两三家贴子深入学习,长时间临习,从对临到背临再意临,熟透于胸并把二家贴,最多三家溶到一起并加上自我个性形成个人风格,平常还多读书对古典文学艺术深入了解以拓宽思维。能诗善画使自己有文人气象,特别能有学术专著尤为佳,即正如“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样创作出的书法作品自然脱俗矣!

你只要知道关于书法的一句名言,就可以免俗。

这句名言是“要人喜欢易,要人不喜欢难。”

所谓“俗”,就是从众,就是讨好大家。

俗人们对于书法的认识,是非常肤浅狭隘甚至一无所知门外汉的,如结构的匀称点画的饱满有力这些基础的东西,他们视为神功异能,你如果练书法停留于这个层次,你所创造的书法美一定非常浅薄,甚至等同俗人。

书法有“功”与“性”两个方面的成就与欣赏要素。

书法的功力要深厚不是一两年就可以达到的,甚至需要终生磨炼,每日临池,如果偷懒写“聪明字”、“文人字”,天赋、学识、文化高的人尚可,一般人那样写只能是哗众取宠了,搞得不好还会出乖露丑。

书法的“功”既是欣赏要素,又是书写者抒发情感、性灵的手段。大书家拼到最后拼文化拼性灵,戴着书法法度的镣铐跳舞,进入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这是俗人看不懂的。

一个没有性灵、情感稀薄的人,其书法只是技术的表演,至于写成印刷体,那就连古代馆阁体的艺术价值都没有了。

另外,艺术是最需要个性创造的,所以不但不要讨好俗人,连别的书家你也不要雷同。

总之,书法要不俗,就要真正懂得书法,钻研练习肯下苦功,不要追求简单的美或者简单的丑。

我们平常在欣赏书法作品的时候,有些作品中的字不能说写得不好。但像是刻意安排,并非自然而然地书写出来,导致笔画字形千遍一律或某些字处理过度。这些字缺少古意,于是落入俗套,显俗气。

那么,古人的书法为何很少显俗气?因为古人是顺其自然地写字,而不是刻意安排以求所谓的章法和变化。写字一旦有了刻意的心态,就会失去自然之气,变得不是写字,而是画字。画出来的字死气沉沉,毫无活力,俗不可耐。

多年以前,初学行书,在网上看过某位书家的示范。他先示范临帖,后示范创作。创作的时候一边写一边讲解说,这个字要有意写大,那个字要有意写小;这个字要用《兰亭序》中的写法写,那个字要用米芾的写法写……整篇作品写完后,我感觉每个字都看着别扭,既生硬又造作,气脉全无,显俗气。

我以为是自己的审美问题。还好他随后说那幅作品写得并不好,存在不少毛病,自己并不满意,我才松了一口气!

因而,要避免自己的书法落入“俗气”,就要自然书写,莫要加入过多刻意成分把字写死。

我认为应该追求一个自然,如果说要避免,应该避免一个"刻意",一不媚俗,二不媚雅,自己喜欢就练,不喜欢就不练!

书艺上,审美上的东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高雅与俗气,都是任凭两张嘴,大家都说了,也就雅了。大家都说了,也就俗了。

毕竟,书法上讲究个"乖时",也就是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审美!

但在韩愈看来,王羲之的字是俗不可耐的,"羲之俗书趁姿媚,"有这句吧~
至于历史骂赵孟頫字媚俗的,就更多了!

但是,书圣依然是书圣,他比怀素,张芝的字妍丽,也比赵孟的多了三分阳刚;

王羲之的字秀美,可一旦学王的字的多了,这个风格就开始有闲话了……想通了,就这么简单。

所以,我以为,学字,如果要避免点什么的话,一定要避免的是"刻意",不媚俗,不媚雅,按照自己性情去学字,第一个要尊重的是自己的真实眼光,按着自己的审美去学字;

如果本来就是俗人,就按照俗人的眼光去写俗字;如果是个才子,按照才子的雅韵去写雅字;

眼光功夫都没到,避免得了吗,不成欲盖弥彰吗?

中国书法博大精深,流派纷呈,本来就是一顿自助餐,篆、隶、楷、行、草五大派系;味道又分秀美,壮美,拙扑,恣肆狂放等等等等,众人世间一游,区区数十载,谁喜欢吃点啥,随意;

如若因为听说吃牛排高雅,都放下自个盘子奔牛排去了,倒也不见得是件雅事!

尊重自己审美,真实自然最好!

不知书法的俗气指什么?是小学生习字?还是千百年来传下来的王羲之,赵孟頫,文征明等书法大家的笔法?如果是前者,好办,有王,赵等大家为师,潜心向之,则必成大器,如果后者谓俗气。那中国从此可以取消书法家这个称号,取消这个学科了。

相关文章